斯坦福VR交互实验室专家给未来虚拟交互的12个答案
浏览数:38

 杰里米·拜伦森(Jeremy Bailenson)



   VR领域前沿专家、斯坦福大学虚拟交互实验室(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VHIL)创办者兼负责人杰里米·拜伦森(Jeremy Bailenson)在接受广播电台节目Too Embarrass to ask的访问中,回答了自己所在的虚拟交互实验室以及VR相关的一系列问题。


PartⅠ-虚拟交互实验室(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VHIL)


1. 为什么不是“虚拟现实(VR)实验室”,而是命名为“虚拟交互实验室”呢?


  我们的实验室成立于2003年,成立之初就明确了我们的研究重点不在于VR技术,而是虚拟现实(VR)环境下的人机交互及其的影响。


  根据VHIL官方网站介绍,VHIL所有的研究都可以归在以下三大问题内:


   a. VR通讯系统将会导致怎样的社会问题?


   b. VR可以作为研究面对面互动细微差别的工具吗?


   c. VR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如环境保护、引起共情和沟通交流。


2. 那2003年的VR技术跟现在有区别吗?


  从追踪系统来说,跟现在并没有显著的差别,那时也是通过追踪你身上的LED灯来追踪你的动作。当时使用的显示器是Virtual Research V8,售价15,000美元(近10万元人民币),单眼分辨率为640 x 480,视场角为60°。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就是贵点,粗糙点。今天的头显有两大优势:一、轻便舒适;二、数量,你可以拥有好多个,用于不同的研究。我们之前用于研究的NVIS SX111重5磅(约为4.53斤),佩戴极为不舒服。并且你只能有一个,一旦头盔损坏,我们就不得不停止实验将其运到波士顿维修。




PartⅡVR与治疗


   3. 我们体验了Plank Walk。在与工作人员Seaneen的对话中我们得知,有25%的参加者都因为过于紧张无法迈出步伐。所以你能谈谈这个实验的目的吗?【Plank Walk:在虚拟空间中有一个架在空中的木板,玩家的目标是通过木板走到对面。】


  这个练习有两个目的。一是我想证明VR可以改变你对自己的看法,减少种族歧视,引起人们对保护环境的重视。所以首先我得让你相信VR给人的感觉是真实的。在我看来,我们不应该把VR仅仅当成是一种间接的媒介体验,因为它更接近于真实体验。所以在给你们体验其他的demo之前,我们选择先让你感受到VR给人带来的真实感,也称之为“临场感”。所谓临场感就是你感受不到中介的存在,不会想到头显,你会觉得自己真的在那儿,真的有根木板,底下真的是悬空的。


  二是通过长期的实验,我们发现VR可以治疗恐惧症,利用心理治疗上的系统脱敏疗法,通过鼓励患者逐渐接近所恐惧的事物,逐渐消除对该刺激的恐惧感。例如消除飞行恐惧症,现实中医师会让你先是开车经过机场,然后走近购票厅,一步步接近你的恐惧。这是现实中系统脱敏疗法的应用,你可能需要为了过一次安检门去买一张机票。而VR不同,它能轻易地提供现实中难以实现或者代价过高的体验。


 Plank Walk



   4. 既然VR能给人以如此真实的临场感,那么开发者在VR游戏/体验的设计中是否应该给出警示呢?比如告诫恐高症患者勿玩。


  我想说的是VR不仅仅是游戏,事实上我们的大脑会将虚拟现实体验当成真实体验来处理。所以在Plank Walk游戏中,你的手可能会出汗、脚可能发抖,而这些在你看极限视频的时候并不会发生。所以我呼吁的游戏设计师在开发游戏的时候将其作为真实情景考虑,而不仅仅是游戏。


   5. 所以你的意思是,应用/游戏开发商应该为他们的内容负责,不能随便就弄出个所谓的沉浸治疗app,然后“把这人扔进VR里,看有没有效果”,是吗?


  除了医师,我们不应该指望别的东西帮助治疗,所以我肯定不建议病人向软件寻求治疗,软件应该是医师使用的。


PartⅢ VR与行为、认知


   6. 你们有一个名为《Crystal Reef》的VR互动体验,可以谈谈这个体验是做什么用的吗?


Crystal Reef



   《Crystal Reef》是一个长为7分钟的野外考察体验。玩家扮演海洋专家Fio Mlcheli,在穿越海底礁石的过程中了解二氧化碳是如何影响海洋的。几个月前我们设立了两个摊位,让数以千计的人化身为海洋专家一探海洋的奥秘。而我们收集了相关数据,研究该体验是否影响了人们对气候变化的态度以及关注度。事实证明,像VR这样的体验认知是非常有效的信息传播方法。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它可以改变你对自己的看法,减少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引起人们对保护环境的重视。


   7. 但是这样的体验效果持续长吗?会不会发生体验过后“从今天开始,我要关心气候变化”,但是过了一个礼拜就变成“我知道气候变化对我们影响很大,但是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们曾做过两个关于纵向跟踪实验,研究虚拟现实与现实行为的关系。从20-30次的实验结果来看,VR的效果比视频持续的时间要长。不过到底能持续多久目前还难以得知,需要更多的纵向跟踪实验。


   8. 从您目前的实验来看,你们更多的是关注VR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如通过VR提高运动表现,利用模拟飞行体验改善飞行恐惧症,但是它肯定也有消极的影响吧?


  当然。VR不可能只产生积极影响而没有负面作用,但是我们的实验设计只能选择正面内容。从我们的实验可以想象,VR体验对行为的负面作用也会比单纯的视频更强。


PartⅣ 其他


   9. 在你看来,Gear VR和HTC Vive/Oculus Rift所带来的VR体验有何不同?


   Gear VR跟后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移动的追踪。Gear VR只能追踪头部的旋转,但是不能捕捉身体的移动。你当然可以戴着Gear VR走动,但是没有意义,因为你的移动不会传输至头显内。而在我看来,VR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三维空间的自由移动。


   10. 苹果公司在VR上有什么动作吗?苹果有曾造访VHIL吗?


  他们当然来过,但是所有的科技公司都来过,所以这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不过去年苹果收购了Faceshift——致力于将即使捕捉面部表情并转化为3D头像的公司;而后他们聘请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VR学术专家Doug Bowman,所以他们可能要进军VR领域吧,我不太清楚。




   11. 除了游戏,VR在其他方面的应用呢?


  现在有很多科技公司在VR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公司来到我们的实验室,他们想知道大众想要的VR内容是什么。然而VR的应用很有挑战性。就拿电影来说,最大难处在于“导演”。传统电影中,导演是很重要的,他告诉你什么时候看哪里。而VR不同,VR的特别之处在于——探索。你可以在任何时候看向任何地方,你可以在想走的时候走,想停的时候停。不过你可能在盯着一辆很炫酷的车看的时候错过坏蛋递出某物给某人的关键时刻。


   12. 你认为现在离VR互动还有多远?我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与去世的亲人的化身互动吗?如果不可以,我们离那样的未来还有多远?


  虚拟化身所需的外貌及动作的捕捉技术基本都已存在;至于人物个性方面,我们可以看到IBM在AI研究上的进步,智能的Siri。有很多人都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社会学家William Bainbridge在人物个性捕捉方面的研究极深。所以说创造一个与你相似的3D模型的技术都已存在,我们完全可以捕捉你的微笑、神韵、运动的节奏。问题在于,化身保存后,比如30年后,你再问它一个问题,它能给出本体一样风格的回应吗?在这方面,我们还没达到那样的技术,而且这涉及更多的是AI技术,而不是VR。不过从好的方面想:如果VR可以3D呈现你的身影、动作,50、60年后,你的孩子、孙子就可以从不同角度看你,甚至坐在你的腿上。